• 疯狂的石头,还有多少虚火要降 2019-09-1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9-19
  • [大笑]你再有水平连盒饭都要跑到教堂去混,又有什么用呢? 2019-09-11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9-11
  •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大陆)、朝鲜、中华台北、香港、澳门,也可以有蒙古,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其中,中国大陆、朝鲜,算东道主,直接参赛。 2019-09-10
  • 《这就是铁甲》迎来总决赛 郑爽放手一搏 2019-09-10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8-25
  • 黄晓明赵薇街头狂奔被拍 网友减肥的人跑步上班 2019-08-25
  • 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8-22
  • 持久战是真打,因为会有清单被逐步落实。美国与中国一样不希望两败俱伤的真打,现在还是叫板中,以增加今后谈判筹码。由于我顺差太大,打不多久就没得打了。所以要来个速决 2019-08-20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0
  • 沈阳举办首届锡伯族泥巴节 2019-08-17
  •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扎实做好水污染 防治各项工作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丛书近日出版 2019-08-17
  • 【华商侃车NO.192】 亲!楼市火爆,别忘了买车位啊! 2019-08-17
  • 第253章 一波三折买个房(二)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www.gwry.net 【书名: 一路凡尘 第253章 一波三折买个房(二) 作者:一叶苇

    强烈推荐:仙植灵府都市之最强纨绔最强医圣六零时光俏至尊主播网游之位面锦桐半个丧尸来种田     几个人同时站起来往前院跑,小萱兴奋地喊着“曾爷爷,胖虫儿哥”,也跟在猫儿的后面跑。

        猫儿刚才坐的地方离西边的过道最近,他跑到北屋西北角拐弯处,和曾广同撞在了一起。

        曾广同一把拉过猫儿,把手机放在他耳边:“快点小猫儿,你六叔,你快跟他说话,别让他真给急疯了?!?br />
        猫儿还想问曾广同这是怎么回事,电话里柳海的声音一下把他唬住了,他下了一跳:“六叔,六叔你咋着了?……”

        曾怀琛右臂上挂着个大黑包,抱着胖虫儿从后面追上来,扶住了有点喘的曾广同。

        柳凌和柳侠也跑了过来:“大伯,怀琛哥,咋回事???”

        怀琛把胖虫儿放下,看着他跑过去和小萱抱成一团,苦笑着摇摇头:“小海知道猫儿得病的事了?!?br />
        “???!怎么知道的?”柳凌和柳侠都有点傻了。

        猫儿在京都刚刚确诊的时候,病情凶险,大家不想让柳海跟着操心,所以全家约定了不告诉他这件事,等后来猫儿在祁老先生这里治疗,病情逐渐稳定后,大家觉得更没必要告诉柳海了。

        遥远的距离会扩大人对不幸事件的想象,即便大家告诉柳海猫儿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柳??隙ㄒ膊换嵝?,依他的性子,肯定当时就会跑回来,这么一来,他又要花费一大笔钱在路上。

        去年国庆节时,柳海和丹秋往荣泽打过一个电话,丹秋想和柳海一起,趁着圣诞假期去美国看她的姥姥姥爷。

        丹秋十二岁之前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生活,和姥姥一家感情深厚,尤其是姥爷,对丹秋特别疼爱,从知道丹秋恋爱起,老人就一直希望见见柳海,但老人家有比较严重的心脏病,不能坐飞机,所以丹秋和柳海在中国和德国举行的两次婚礼,姥爷都没能参加。

        柳川回家把事情一说,一家人都觉得柳海去看望一下老人是应当应分的。

        所以,去年圣诞节,也就是猫儿在京大医院治疗期间,柳海和丹秋一起去了美国,按照中国的习惯,柳海给丹秋的姥爷、姥姥以及和两位老人住在一起的舅舅家的孩子都买了礼物,买礼物花费的钱对柳海来说算是很大的数额。

        在美国期间,丹秋又带着柳海去她童年和少年曾经生活过的几个地方挨着走了一遭,两个人又花了不少钱。

        因为这个原因,家里人就更不想让柳海在路上来回跑,飞机票实在是太贵了。

        可现在……

        柳凌和柳侠互相看了一眼,觉得今天这事有点不好办。

        怀琛有点抱歉地说:“昨晚上小海往家里打电话,你冬燕姐和顾嫂正好不在堂屋,电话让胖虫儿给接着了,不知道他怎么跟小海说的,等你冬燕姐听到胖虫儿叫跑回去接电话的时候,小海在那边都哭起来了。

        小海起了疑心,你冬燕姐怎么圆都把话圆不回来,她没办法,想着猫儿的病现在也差不多稳定了,就干脆跟小海说了实话?!?br />
        柳侠说:“没事怀琛哥,六哥早晚得知道,猫儿现在没什么危险了,让他知道也好,要不他每次打电话,你们和三哥都得小心翼翼的怕说错话,以后就可以有什么说什么了?!?br />
        柳凌拍拍柳侠的胳膊,让他看猫儿,其实柳侠已经看见了。

        猫儿对着电话有点抓狂,眼圈还发红:“……我真的已经快好了六叔……六叔你别哭,我说的都是真的……不是,白血病也分很多类型的,我的是最轻的那种,可以完全治好的……是真的……京大医院的林教授就治好过很多人,那些人现在都活的好好的……不,不是因为钱,是小叔怕西药对我的身体不好,想让我用中药,祁爷爷是非常非常有名的老中医,还给***看过病呢……不是……***是没得过白血病,可是……是中医里边没白血病这个病名,我这个病中医叫虚劳,祁爷爷治好过很多得虚劳的人……不是,六叔你别哭了呀,我……”

        柳侠过去搂着猫儿的肩膀,接过电话:“六哥,我是幺儿……我知道,六哥,我知道你老担心孩儿,不过孩儿他是真哩快好了……六哥我真哩没哄你……六哥,我真哩不是为了安慰你才这样说哩,真哩是孩儿快好了……不是呀六哥,孩儿他真哩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他现在没事我都开始让他看书复习,准备明年参加高考了……六哥,六哥你别哭,我真没哄你……”

        十分钟后,柳凌把手机从满头大汗的柳侠手里抓了过来:“小海,我是五哥孩儿……小海,幺儿没哄你,孩儿是真哩脱离危险了……小海,不准再哭,先听五哥把话说完?!?br />
        柳凌对家人永远温柔的表情难得地肃整了起来,让曾广同都跟着表情一紧。

        柳侠有点紧张地盯着柳凌,他几乎没见过柳凌对家人严肃的样子,不过,对付哭得越来越凶的柳海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柳凌深吸了一口气:“小海,幺儿最近正打算买房子哩,就是俺现在租哩这个院子,特别大特别漂亮,离祁老先生可近……对,买房……这个地方你可能没听说过,离市中心有点远,属于将军驿区……不是孩儿,是祁老先生说,住在接地气儿哩地方对猫儿哩身体有好处,幺儿才想买到这里哩,市中心大部分都是楼房,汽车也老多,空气不好……”

        柳侠明白了柳凌的意思,过来把头趴在他肩上,这样就能隐约听见那边柳海的声音:“你说哩是真哩五哥?幺儿是真哩打算搁京都买房咧?那,咱猫儿哩病是真哩快好了?不是您故意安慰我,哄我咧?”

        柳凌说:“没哄你孩儿,猫儿要是还有危险,幺儿他会有心思计划买房哩事?不过,京都哩房现在可贵,幺儿这几天正为难咧,他都跟这家哩房主说好了,过几天交钱,可毛建勇那儿有了点问题,没法借钱给咱幺儿,幺儿现在还差好几万块……”

        “差多少?我有,我给孩儿寄回去,曾大伯哩账户能接受外币,五哥,你说多少,我明儿就去寄?!?br />
        “两万?!绷栏纱嗬涞匕鸦敖恿斯矗骸拔一共盍酵蛄??!?br />
        ……

        终于安抚住了柳海,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曾广同坐在苦楝树下抽他的大烟袋锅,看见柳凌合上手机,他招招手:“幺儿,你过来,我有点东西想叫你看看?!?br />
        柳侠过去站在曾广同身边:“大伯?!?br />
        曾广同从公文包里拿出钱包,又从钱包里拿出几张夹得整整齐齐的单据递给柳侠,然后对着柳凌和猫儿说:“孩儿,您俩也过来看看?!?br />
        柳凌和猫儿疑惑地过来,扒在柳侠肩上看那几张东西,猫儿先惊叫出来:“曾爷爷,你、你咋会有这么多钱咧?你,你这存折都是真哩?”

        曾广同得意地呵呵笑:“这才多少,爷爷家里还有咧!”

        柳侠惊诧地抬起头:“还有?大伯,你,,你咋可能挣这么多钱咧?”

        曾广同慢悠悠地往烟袋锅里放烟叶:“咋不可能?大伯现在哩画是按万/每平尺算哩,随便一幅小画就能搁原城买套最好哩房子,九尺、丈二哩画值多少,你们自己算。

        大伯从您家回来到现在,快二十年了,一年不说多,画十副画儿,你算算,到现在能挣多少钱?”

        柳侠看看那些存折,抬起头又看曾广同,还是不太相信。

        曾广同的表情活像个得了一百分回来跟家长炫耀的孩子:“你不信,主要是不了解大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在你眼里,大伯就是个大学里教画画的老师,在别人眼里,大伯可是当代最著名的大画家之一,一画难求呢?!彼选白睢焙汀按蟆弊炙档奶乇鹛乇鹬?,嘚瑟的感觉淋漓尽致。

        猫儿嘿嘿笑:“这句话都是书上才有的,曾爷爷你、你……”

        曾广同刮了猫儿的鼻子一下:“小猫儿你是不是想说曾爷爷你脸皮真厚?”

        猫儿心虚,一咧嘴:“不是,我想说你,你,一点也不、也不……嗯——,妄自菲薄?!?br />
        柳凌、柳侠和怀琛几乎同时笑出了声。

        曾广同则是哈哈大笑:“哎呦,原来厚脸皮还可以用这么文雅的词表示,我算是服了你了小猫儿。

        哎,对了对了,幺儿我跟你说个事儿啊,你跟小猫儿搬家的时候,大伯给你画的那牡丹图,你可别随便让人给骗去了哦,那副画现在在京都最好的地段换套最好的房子都没问题。我画的时候几个人就眼馋的要死,许应山到现在还惦记着呢,隔三差五就得给我念叨一回,你可防着他那天给你下套?!?br />
        柳侠用十分崇拜的眼神看曾广同,一幅画比自己带着一个队的工人热死热活做个工程赚得还多?。

        怀琛在一边嘿嘿地笑:“幺儿,你这房子买下来搬家的时候,跟我爸什么都别要,就让他一个房间给你画一副画儿就成,记着,竹林里那个杂物间和厨房卫生间也要算上?!?br />
        曾广同笑着骂怀?。骸澳愀鐾冕套?,你想累死我??!”

        柳侠恭恭敬敬地把存折还给曾广同,不说话。

        曾广同接过存折:“幺儿,大伯的意思你明白吧?”

        柳侠点点头:“明白?!?br />
        曾广同问:“那我问你,你现在还差多少钱?”

        柳侠说:“我算的是把价格砍到六十五万以下,我现在手里有三十六万……”

        柳侠原来说自己手里有三十万,是包含了原城那套商品房和荣泽的两个门脸、一套二楼,但到现在,柳川都没打电话过来,柳侠估计是房子没卖出去。

        曾广同打断他,指指放在桌子上的大黑包:“这里边是三十万现金,等见了谭建宽他们,咱尽量往下砍,不过,不管最终砍到多少,咱都要先把房子给买下来。

        你是不是早就想给猫儿装个空调,可又怕到了租期谭建伟不给你续租或者会涨租金?”

        柳侠点头:“是?!?br />
        猫儿看着柳侠,嘴巴抿成了一条线,他拽过黑皮包把拉链拉开。

        曾广同继续对柳侠说:“等把房子买下来,成了咱自己家,你想装什么就装什么?!?br />
        他忽然叹了口气:“唉,我本来想把董家那房子买下来,结果有人捷足先登了。不过谭家这个更好,除了稍微远一点,房子院子都比董家好,等过几年买个车,这点距离就不算什么了?!?br />
        怀琛说:“本来就不算什么,国外有钱人都住郊区,空气清新环境好,穷人才住闹市区呢。

        哎幺儿,反正钱咱已经凑够了,你干脆现在就给谭建宽他们打个电话,一口气把房子搞定算了,早点买下来,哪儿需要改造,咱也能早点动工,现在天还不算太热,还能干得动活儿,等进了七月,坐着都能热死人?!?br />
        怀琛正说着,几个人听见西边有点动静,扭头一看,祁越驮着祁含嫣溜溜达达地过来了。

        他最近有点忙,有一阵子没来找柳侠他们玩了,看见这么多人,他高兴地吹了声口哨,放下祁含嫣。

        祁含嫣直奔着在花坛边玩的小萱和胖虫儿跑过去。

        祁越走过来站在柳凌身边,还没说话,就看到了那满满一大包钱。

        猫儿看到祁越过来就想把包给拉上,可皮包的拉链好像有点问题,拉到三分之一处怎么都拉不动了。

        祁越挑着眉吹了声十分婉转的口哨:“喔,毒/品交易现???我这是要成为香港警/匪片的主角了吗?”

        柳凌笑起来:“你可真不愧是警/察,串个门都想破获一起贩/毒大案。我们小侠想买下这个院子,钱不凑手,曾大伯今儿给我们送钱来了?!?br />
        “真的?我听岳祁提过一句,你们这是决定了?”祁越看起来好像比自己买房子还兴奋:“太好了,已经谈好价钱了吗?多少钱?”

        柳侠说:“就提过一次,还没正式谈呢,上次有人跟谭大哥来看房子,他跟人要的是七十万,我的心理价位是六十五万?!?br />
        祁越摸着下巴看着北屋:“他们家这房子确实好,他们这院子如果搁海子那边,一百五十万应该都不愁没人要,但在我们这地方……”他要了摇头,“六十五万稍微有点高?!?br />
        柳家叔侄几个和曾家父子都楞了,怀琛说:“这么漂亮的院子,这么宽敞一看就真材实料的房子,卖不了六十五万?”

        柳侠问:“那,大概应该什么价位?上次谭大哥跟人要七十万,那俩人还价,他都没接招,直接就让人走了?!?br />
        祁越说:“那应该是他看那俩人压根儿就没诚意,没诚意当然就没必要磨嘴皮子了,你这是实打实想买,那就得豁出去往死里砍啊?!?br />
        柳侠说:“我买过房子,房子不比其他,砍不了多少,不是关系特别好或路子特别硬的,九折基本就是极限了,拦腰砍什么的,人家直接就拿笤帚疙瘩轰人了?!?br />
        祁越摇头:“我知道,市中心的房子可能是这样,这边就不行了。

        去年市中心的房子开始涨价后,这边几家想卖房子的也都开始跟着涨,可这大半年过去了,我就没听说有一家卖出去的。

        市中心的好房子越多,我们这边的房子就越没人要。

        没钱的时候在这里临时租住一段还行,等有钱了,谁还愿意住这儿??!

        其实市中心那边的四合院差不多也是这种情况,就因为前两年有几个老外图新鲜买了几个四合院,一个个就觉得自己家成了金銮殿,价钱标的傻高傻高的,听着要多牛*有多牛*,可他们就不想想,暖气天然气都没有,厨房卫生间也不方便,你标的再高他有用吗?”

        柳侠忽然想起来,好像确实是这种情况,两个多月前曾广同给他推荐的就是那几家,前些天他去看的时候还是这些家,他忽然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其他几个人也都觉得祁越说的对,他们原来都给人家标的高价给唬住了,没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怀琛马上拉了祁越坐下,大家伙开始一起合计。

        几个人合计了半个小时,最后决定,往五十五万上砍,最多不超过六十万。

        这个价格在老杨树胡同听着好像还是太高了,但谭家的宅基面积一家赛过别人两家,房子也十分出挑,和市中心同样条件的比,这价格也算是够白菜了。

        价格一商量好,曾广同马上就给谭建宽打了电话,谭建宽说他喊上谭建伟尽快过来。

        今儿是周末,店里生意相对比较忙,怀琛先回店里去了。

        祁越和谭家兄弟俩打小就认识,不好在中间多说话,主动回避,算是两不相帮。

        柳凌不擅长此道,决定少说多看,全程观摩学习。

        本来,曾广同作为外人,按道理是不应该插嘴的,但考虑到那个价格可能会让谭家兄弟俩恼羞成怒,万一两方说僵了形成骑虎难下的局面,得有个人随时出来从中调停,曾广同人老成精,干这个角色最合适,所以他也以长辈的身份参与。

        柳侠和猫儿是砍价的绝对主力。

        两个小时后,谭建宽和谭建伟到了。

        谭建伟看起来相当兴奋,谭建宽还和以前那样,态度平和友好。

        短暂的寒暄客套之后,柳侠迅速把话拉入正题。

        他首先对谭建宽和谭建伟表达了自己买房的诚意,然后,他条理清晰地罗列了好几条他们这房子不值七十万的依据,最后一口价:五十万。

        曾广同和柳凌都吓了一大跳,不过好在两个都是成年人,虽然心里一颤,脸上却没怎么表现出来。

        猫儿就更淡定了,一脸单纯地看着谭家兄弟,让人感觉这就是柳侠他们这边商量好的结果。

        谭建伟直愣愣地瞪着柳侠,好像不相信他能说出这个价格。

        谭建宽气得脸色通红,楞了一下后,好像要站起来甩手走人,不过,他站了半截又坐下了:碰到个真心愿意在这里买房子的人不容易,他不能冲动。

        柳侠心里打鼓脸上镇静:“我打听了,再往北去十几里地就有个村子,那儿一个六分的宅基地带两所大瓦房,要才要两万多?!?br />
        谭建伟红着脸争辩:“那个地方怎么能跟我们家比,那边已经不算京都市区了,那儿是农村?!?br />
        猫儿说:“对我们没什么区别啊,我们就是买市中心的房子,也还是中原省农村的户口?!?br />
        谭建伟不说话了,他觉得这熊孩子太碍眼了,如果是他的学生,他一定要天天想办法给他穿小鞋。

        谭建宽看了柳侠一会儿,叹了口气:“小柳,你如果真心想买,就说个实在价吧,我说七十万可能高了点,可你说的这个价格也绝对不可能。

        我们家这房子,这么跟你说吧,三百年不修都管你住得踏踏实实,从木头到墙砖,到屋里屋外铺地的砖,都是一等一的瓷实东西,跟现在那些粗制滥造的玩意不是一回事?!?br />
        柳侠说:“谭大哥,我知道你们家房子是真的好,如果不是看在房子好,十万八万我也不会要。

        还是那句话,买房子,地段是第一位的。

        谭大哥你换个位置想一下,如果你是我,你会花五十万在这个地方买房子吗?我这个价格可以在市中心最好的地方买个一百多平方的大套。

        我对你们家房子动心,最重要的原因是这里离祁老先生家近,其次才是房子本身让我很喜欢?!?br />
        几个人扯了一个多小时,柳侠在五十五万上坚决不肯再让步。

        谭建伟急得没脾气,他嫌这个价太低,如果这个价格成交,他所占的份额又没谭建宽的多,那他还是凑不够出国的保证金。

        可他又不敢特别强硬的和柳侠抻,怕万一说掰了柳侠一赌气真不买了,想再碰上个愿意在这边买房子的人不知道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呢?

        谭建宽此刻倒坦然了,他说自己回去考虑一下,明天给柳侠回话。

        猫儿说:“那谭大伯,请您早一点,您这儿要是不成,明儿趁着星期天,曾爷爷和五叔还要陪着我小叔去海子那家?!?br />
        谭建宽疑惑地看了看柳侠。

        柳侠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说:“不是我想脚踩两只船,我是真心喜欢你们家房子,可是……”

        谭建宽说:“我明天十点前一准儿给你回话?!?br />
        谭家兄弟俩走后,猫儿跳起来搂着柳侠的脖子:“小叔你真棒,明天咱一分钱也不加哦?!?br />
        柳凌摸摸柳侠的头,又捏捏猫儿的脸:“孩儿,您俩可真中??!”

        曾广同笑呵呵地躺在摇椅上抽着大烟袋锅晃荡,看起来十分惬意。

        第二天早上不到六点半,柳侠已经把菜买回来了。

        七点半,他和柳凌正在厨房准备早饭,听到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两个人以为是谭家兄弟来了,正想感慨这俩人比自己这边还心急,就听到猫儿兴奋的叫声:“曾爷爷,啊——三叔,三叔你咋来了?”

        跟着是小萱的声音:“三伯,三伯,三伯抱?!?br />
        柳川来了,他带来了柳侠和猫儿的换洗衣服,柳钰给柳凌炒的一包杏仁和刚采摘的一小袋枸杞子,还有——十万块钱。

        荣泽的那套小二楼和门面房没能卖出去,这十万块是原城的那套商品房。

        柳侠把扎成一沓子的钱推到猫儿跟前:“你拿住孩儿?!?br />
        猫儿捋起袖子,摩拳擦掌:“这可是得数上一会儿啊?!?br />
        柳川屈指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你个孬货,连三叔都信不过???”

        猫儿小脸一端,义正言辞:“圣人曰,亲兄弟,明算账?!?br />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

        猫儿在笑声里抱起钱,跑进里屋锁进了柜子里。

        柳凌舒舒服服地靠在柳川身边吃杏仁,给自己嘴里填一个,往坐在柳川怀里的小萱嘴里填一个。

        八点半,柳侠他们刚吃过饭洗涮完毕,谭建宽就来了。

        他是一个人来的,拿着谭建伟盖了私章还摁了手印的房屋买卖委托书。

        不过即便如此,柳侠还是打了个电话,和谭建伟确认了一下。

        柳侠和谭建宽谈了二十来分钟,最后两个人各退一步,五十七万成交。

        柳侠当时现金付账,谭建宽给他打了收条。

        柳凌星期三全天和星期四、星期五的下午没课,所以,双方约定,星期三一起去办过户手续。

        中午,解决了大心病的曾广同强硬做东,把大家拉去吃了顿烤鸭,没出饭店门,就被许应山几个人给绑架去参加一个据说由著名企业家赞助的慈善拍卖会,就是现场作画现场卖,卖的钱据说是捐给老少边穷地区的那种活动。

        曾广同腕大,他是被拉去镇宅的,不画画,他就是画了许应山那几个人不会让拍,就是真给拍走了许应山他们也要想方设法再给弄回来。

        曾广同的画在东南亚和日本特别受追捧,在这种活动中卖就亏大了。

        第二天是星期一,柳川想坐晚上十点的火车回去,被柳凌、柳侠、猫儿和小萱一起上,扒了个严严实实,死活不让他走,非要让他至少在这里过一个夜。

        柳川没办法,只好给晓慧打了个电话,让他帮自己请一天假。

        午后的休闲时光,谭家,不,现在可以说是柳家了,柳家院子里一片安宁。

        苦楝树下铺了两张大草席,柳侠坐在猫儿身边,柳凌坐在小萱身边,俩人一边给两个小家伙扇扇子,一边小声说着话。

        两个小家伙一人肚子上搭条浴巾,睡得很熟。

        柳川靠在躺椅上,拿着本书,在上面写写画画。

        他昨天来的时候带上了书,火车要坐九个多小时,他带着大笔的现金又不敢睡觉,干脆看书打发时间。

        仅仅一个多月,他已经习惯了见缝插针地学习,柳凌觉得三哥快赶上自己当初在部队的那阵子了。

        柳侠开始打着盹犯迷糊的时候,柳川对一道题真的失去了耐心,他过来坐在柳凌身边,准备让柳凌给他讲一下。

        柳侠却突然一把把书抢了过去:“我才是第一顺序的家教候选人?!?br />
        柳川笑着挪到他身边:“好,你教出过六个大学生,你是全中国最好的家庭教师?!?br />
        柳侠在江城辅导过的几个学生,柳家人全都知道,顾钊后来考上了春城科技大学,虽然柳侠并不觉得那是自己的功劳,可他还是把顾钊的信拿回家好好显摆了一番。

        柳凌拍拍柳侠:“那咱们小萱以后就交给你了,目标,全国重点?!?br />
        柳侠很牛地拍了下胸脯:“你等着,美国常青藤?!?br />
        柳川的问题对柳侠和柳凌都算是小菜,两个人不到三分钟时间就把柳川纠结了快四十分钟的问题讲明白了。

        柳川把那道题做好,就躺在了柳凌身边,他昨晚一眼未睡,这会儿真有点困了。

        柳侠这会儿倒是又有了精神,他把柳川的书拿过来翻着看。

        翻过扉页,柳侠轻轻“喔”了一声。

        柳凌问:“怎么了?”

        柳侠念到:“浊世亦有清风在,一池污泥莲自开。三哥,这是谁的诗?”

        柳川闭着眼睛说:“不是诗,是前一段我有点犯浑,咱伯听说了,去荣泽看我,搁我哩会议记录本扉页上写哩。

        高数老难,我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就把这句话写到前头,警醒一下自己?!?br />
        柳侠翻身趴在席子上:“这是咱伯怕你搁您那种单位染上啥坏毛病,教你洁身自爱咧,跟你学有啥关系?”

        柳川说:“咋没关系?下雨了,鸡子稍微淋点水就成落汤鸡了,难看哩不得了,人家鸭子就没事,为啥?人家鸭子会分泌一种有隔离作用哩油脂,啥水都不沾,啥时候都干干净净哩。

        我上一回叫人家顶替,那个吴市长以权压人当然是个原因,不过,咱自己没本事不也是真哩吗?我要是跟你一样是重点大学毕业,吴文明他还能顶替我吗?所以咧,”柳川拍了拍书,“隔离污水哩油脂,懂了吗?”

        柳侠点点头:“懂了,俺五哥现在也搁这儿努力造油脂咧!”

        午休起来,柳凌回屋里给小萱拿裹肚,看到床头柜上摆放着的书本,他走过去拿起一本书。

        想了想,他又放下书,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日记本,打开,认认真真地在扉页上写着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路凡尘相邻的书:田园贵女倾城王妃邪魅一国玲珑眼妖孽说美人儿别跑公子您命中缺我秀起名门穿进蛮荒讨生活[重生]美丽人生农夫三拳有点田花开穿越之师兄御姐快到我的碗里来
  • 疯狂的石头,还有多少虚火要降 2019-09-1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9-19
  • [大笑]你再有水平连盒饭都要跑到教堂去混,又有什么用呢? 2019-09-11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9-11
  •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大陆)、朝鲜、中华台北、香港、澳门,也可以有蒙古,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其中,中国大陆、朝鲜,算东道主,直接参赛。 2019-09-10
  • 《这就是铁甲》迎来总决赛 郑爽放手一搏 2019-09-10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8-25
  • 黄晓明赵薇街头狂奔被拍 网友减肥的人跑步上班 2019-08-25
  • 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8-22
  • 持久战是真打,因为会有清单被逐步落实。美国与中国一样不希望两败俱伤的真打,现在还是叫板中,以增加今后谈判筹码。由于我顺差太大,打不多久就没得打了。所以要来个速决 2019-08-20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0
  • 沈阳举办首届锡伯族泥巴节 2019-08-17
  •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扎实做好水污染 防治各项工作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丛书近日出版 2019-08-17
  • 【华商侃车NO.192】 亲!楼市火爆,别忘了买车位啊! 2019-08-17
  • 新时时彩怎么样 专业快开彩票投注平台 排列五走势图彩吧 德甲20 期深圳风采 幸运飞艇APP安卓版下载 11选5 哪里有彩票合买 2019六开彩开奖开奖结果 nfl哪里有视频直播 电子游艺免费送彩金平台 华彩彩票 秒速飞艇七码计划 秒速时时彩开奖规律 佛经里的梭哈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