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疯狂的石头,还有多少虚火要降 2019-09-1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9-19
  • [大笑]你再有水平连盒饭都要跑到教堂去混,又有什么用呢? 2019-09-11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9-11
  •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大陆)、朝鲜、中华台北、香港、澳门,也可以有蒙古,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其中,中国大陆、朝鲜,算东道主,直接参赛。 2019-09-10
  • 《这就是铁甲》迎来总决赛 郑爽放手一搏 2019-09-10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8-25
  • 黄晓明赵薇街头狂奔被拍 网友减肥的人跑步上班 2019-08-25
  • 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8-22
  • 持久战是真打,因为会有清单被逐步落实。美国与中国一样不希望两败俱伤的真打,现在还是叫板中,以增加今后谈判筹码。由于我顺差太大,打不多久就没得打了。所以要来个速决 2019-08-20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0
  • 沈阳举办首届锡伯族泥巴节 2019-08-17
  •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扎实做好水污染 防治各项工作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丛书近日出版 2019-08-17
  • 【华商侃车NO.192】 亲!楼市火爆,别忘了买车位啊! 2019-08-17
  • 第40章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www.gwry.net 【书名: 一路凡尘 第40章 作者:一叶苇

    强烈推荐:锦桐网游之位面至尊主播六零时光俏最强医圣都市之最强纨绔仙植灵府半个丧尸来种田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柳侠已经站在了他的寝室里,看着西南角那张床下铺栏杆上贴着的‘柳侠’两个字,他好像一下踏实了。

        学校的广阔美丽和报到的顺利过程都出乎柳侠的意料,高年级同学热情的带他们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整个过程不到一个小时,比荣泽高中入学简单多了,但三个人却都全身湿透。

        柳侠想,只不过比原城往南五六百公里,怎么热的这么难受?

        说话咬舌尖的学长把他们领到219寝室的时候,柳侠还没从震惊中完全反应过来。

        他知道上大学是国家包吃包住的,但一个月三十多斤粮票,还有三十元菜票,这也太多了,谁能一个月花那么多钱吃菜??!

        “仄就四你们的寝四,g上都有名字,按名字俎就括以啦,那边的柜子,也是一人一过,你来的早,括以自己先挑一过活似的........”

        学长终于把话说完了,柳侠从这一刻下决心,一定要说好普通话,他只是听学长说话腮帮子都发酸。

        一个寝室四张上下铺,只贴了七个名字,柳侠以为另一个可能是没粘牢掉了,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他上铺贴的是张福生;对面上铺是云健,下铺毛建勇;

        脚头那张上铺没人,下铺沙永和;

        沙永和对面,上铺詹伟,下铺黑德清。

        柳川在那张空铺上发现一条旧毛巾:“幺儿,猫儿,咱去卫生间,您俩先洗洗脸,我把你的床擦一下?!?br />
        厕所和水房是荣泽高中不能比的,白瓷片贴了一米多高,便池过两分钟就会自动冲水;水房有二十多个水龙头,墙上和水池也都贴了白瓷片。

        他们刚把床铺好,屋里一下进来好几个人。

        柳侠看他们关注的床铺。

        高大壮实、看上去比柳川年龄还要大的男生应该是张福生,红脸蛋的娃娃脸是沙永和。

        和张福生一起的中年男人问柳川:“是您给俺的床给擦干净的?”

        柳川笑笑:“没事干,就随手擦了?!?br />
        那人一口比较重的口音让柳侠觉得很亲切:“这是俺表弟张福生,俺是东海的,您是哪里人?”

        “中原的,”柳川爽朗一笑,用流利的普通话对张福生说:“以后你和我弟弟就是同窗又同铺的同学了,他年龄小,麻烦以后多照顾他??!”

        张福生看着柳侠点点头,他表哥说:“放心吧,他一看就小,俺福生可懂事,啥都会干,脾气也好,以后他们肯定能处的好?!?br />
        沙永和和他的家人用微笑表达了他们的感谢之意,俩人边铺床边说话,柳侠他们一个字也没听懂。

        猫儿晚上在火车上睡够了,现在情绪高涨。

        柳侠觉得他好不容易受那么大罪跟着自己来到这里,不能就窝在寝室里,就提议上街看看。

        柳川正有这个打算,他只是怕柳侠和猫儿受不了江城闷热潮湿的天气,才没提出来。

        一出寝室楼大门柳侠就后悔了,今天是阴天,连个太阳都没有,人却不敢动,一动一身汗。

        柳川当兵七年,部队所在地是亚热带丛林气候,他又是侦察兵,训练艰苦,江城这点小闷热对他根本不是问题,他先给柳侠和猫儿一人买了一瓶冰镇汽水喝着,然后把猫儿放自己肩膀上,大步流星往外走。

        三人从商场回来的时候,张福生和沙永和他们都不在,柳川把买的各种生活用品归置到位。

        柳侠躺尸一般在床上喘气,猫儿坐在他身边美滋滋的抱着他今天的第五瓶冰镇汽水喝,小脸儿上汗也是一个劲儿的淌。

        柳侠有气无力的问他:“猫儿,热不热?”

        “不热?!泵ǘ纱嗬鞯幕卮?。

        柳川笑:“十六年了,第一次看见你这德行?!?br />
        柳侠带着哭音说:“哥,我快热死了,咱家现在也热,可跟这儿不一样啊,这咋浑身难受,气都喘不过来呢?”

        柳川拿了毛巾、脸盆出去,很快就又回来了,把柳侠的脸和脖子用清凉的水擦了两遍:“这边到处是水塘,小河,长江从市中心穿过,水汽大,温度高,身体里的水分发散不出来,所以你觉得难受;

        咱家那边虽然温度高,但空气干燥,身体里的水分能迅速发散出去,感觉就没这么难受,没办法,只能忍着,过段时间适应就好了?!?br />
        柳川把刚买的蚊帐拿出来,跪在床上开始收拾:“对了,幺儿,既然到了大学,学着说普通话吧,你看您这寝室,刚来了仨人,就有一个人说话咱完全听不懂,估计他听咱们说话也困难,大家都说普通话,方便交流?!?br />
        “嗯,我明儿就开始说?!?br />
        “等明儿干啥,现在就开始跟我说吧!”

        “嗯........那个.........那个.........不中,哥,我跟你说不出来,感觉可别扭,我一会儿跟他们说话的时候再说吧,都不认识,好张嘴?!?br />
        柳川很快把蚊帐系好了,笑着把柳侠脸上的毛巾拿起来:“呵呵,都这样,以前我当兵时候也是,跟其他人都说普通话,一见到老乡就说不出来了,你躺会儿,我再去给猫儿洗洗,叫孩儿凉快凉快?!?br />
        一共三天报到时间,他们是第一天就到的,入学手续和生活必需品都办好了,没别的事,柳侠和猫儿都热的不愿意吃饭,就一直在寝室躺着。

        到五点多,柳川觉得没那么热了,就带他俩在外面小店吃了江城名吃热干面,出来后直奔长江大桥。

        柳侠和柳川牵着猫儿的手,走在夏日夕阳余晖中的大桥上。

        日记本画页里美丽的大桥,在现实里有点灰,有点苍白;桥下的江水不是碧蓝澄澈和蓝天交相辉映,而是土黄浑浊,但大桥和滚滚江水融合在一起,也足够雄伟震撼。

        身边来来往往的汽车带起一阵阵炙热的风和灰尘,让被汗水湿透的三个人不但热,还浑身黏腻,他们已经在上面走了两个来回了,猫儿却依然兴致不减。

        他看着江面上冒着黑烟过往的船只,乌黑的眼睛里散发出强烈的好奇:“小叔,三叔,那船,他们叫咱坐不叫?”

        柳川说:“下面有专门来回让人坐的船,你要是待见,咱现在就去坐?!?br />
        猫儿立马跳起来:“我待见,我可想坐船?!?br />
        柳侠担心的说:“你晕车刚好一点,人家说坐船晕的更厉害?!?br />
        柳川说:“没事,这种轮渡很平稳,时间也短,就来回穿过江面,最多十来分钟?!?br />
        他们走下桥的时候,桥头照相的人热情的招揽着生意。

        柳侠看着人家挂出来做样品的照片有点心动,他想让猫儿在心心念念这么多天的地方留张影。

        三个人先合照了一张,柳侠又牵着猫儿的手照了一张,最后他让猫儿自己单独照的时候,猫儿不干:“我不待见独个儿照,小叔抱着我照?!?br />
        于是,柳侠又抱着猫儿照了一张。

        轮渡完全颠覆了柳侠对船的认知。

        他看着车推肩扛的人群涌上那硕大破旧脏乎乎的大铁船,完全没有想象中站在船舷,清风吹动衣袂,船上的人迎风吟唱的诗意感觉,怎么和望宁大街过年时赶大集一样哩?

        可猫儿却兴奋极了,他扒着船舷的栏杆,看江水在脚下那么近的地方滚滚流淌,虽然没有画上的漂亮,但却也宽广悠长,气势壮观,江风阵阵,带来一丝难得的清凉。

        猫儿不好意思发出欢呼,只用亮晶晶的眼神不停的看看江水再看看柳侠来表达他的快乐。

        这样,他们就反复过了五次江,一直到猫儿自愿下船为止。

        柳侠看着猫儿那么高兴的样子,忽然觉得眼前的景色其实真的也蛮漂亮,即便他热的浑身难受,为了猫儿这一刻的开心,他也觉得很值得。

        他们回到学校时,天已经黑了。

        晚饭他们是在学校食堂吃的,柳川想看看学校的设施和食堂的价格。

        他感觉很不错,一份排骨三毛钱,荤菜基本都是这个价;素菜都是一毛五,花样很多,量也很足。

        柳川心里有了数,以后每月给柳侠寄十块钱就差不多够了,有特殊的事情再说。

        柳侠的想法却是:一个月最多吃十块钱的菜,其他的都卖成现钱,十块每月寄回家,剩下的攒着给猫儿买衣裳买奶粉,攒多了给家里买件实用的东西。

        晚饭后,三个人被蚊子给闹腾的没办法了。

        到处都是小蚊子,猫儿可能是因为人小,感觉不像成年人那么灵敏准确,蚊子咬的时候不知道,头上一会儿就起了好几个包。

        柳侠的脖子上也被咬了好几下,他能忍,可是看着猫儿那么个小脑袋给咬成那样,他心疼的很。

        他们放弃了逛街的打算,柳侠给猫儿买了一根一毛钱的冰棍,看着猫儿吃的高兴,他心里才多少好受点。

        三个人躲在蚊帐里坐着说了大概十来分钟话,张福生和沙永和回来了,他们说外面通知说可以到大礼堂看电影。

        柳侠和猫儿都没有看过电影,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激动起来。

        柳川一看他们两个兴奋的样子,二话不说就陪了他们出来。

        校园很大,参天古木和老旧的楼房都透出厚重的历史感,但却不让人觉得腐朽沉闷,穿梭在各处的青春的身影让校园看起来活力十足。

        他们进来的时候,电影刚好开始,柳侠看到了四个字,然后的一个多小时,他都被那些和他已有认知中截然不同的景色和人物吸引着。

        猫儿也对屏幕上的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猫儿的侧重点是:“小叔,那个女的为啥头发都白了?她还没有老哩呀?”

        “小叔,这上头的房子咋恁大哩?”

        “小叔,那男的衣裳咋恁长都不缝扣子哩?他穿着不冷吗?”

        .........

        柳侠轻声的一一给猫儿解答:“那是外国人,他们的皮肤是纯白的,头发是黄-色,从小就那样,不是老了?!?br />
        “他们那里是欧洲,罗马是意大利的一个城市,意大利是外国,那里的人喜欢用石头盖房子,也喜欢把房子盖的很高,因为他们的个儿比较高?!?br />
        “他穿哩那个衣裳叫西装,跟咱这儿哩衣裳不一样,都是上半截没扣子?!?br />
        ........

        回到寝室,看了电影的几个人都很兴奋,坐在蚊帐里聊天。

        张福生说话和柳侠他们差不多。

        而原本说话一句也听不懂的沙永和和他们说话倒是基本正常,完全听得懂柳川的普通话,这让柳侠他们都觉得有点奇怪,但彼此不熟悉,也没有多问,只知道他是宁夏的,还是少数民族,回族。

        聊到不知什么时候,猫儿先睡着了,三个人就在一张床上挤着睡了一宿。

        早上起来,三人一起去吃了早饭,柳川说他去火车站买返程的车票,回来后再带着猫儿去看看仙鹤楼和江城其他几个著名景点。

        柳侠虽然热的要死,但他想多和柳川呆一会儿,最后还是三个人一起,先去火车站。

        柳川花了一个多小时才买好了车票,猫儿这个工夫吃了六根冰棍。

        柳川过来把车票给柳侠看,柳侠看了一愣:是明天中午十二点多的车票,但,是江城到春城的。

        柳川说:“我两个最好的战友在春城陆军学院进修,他们一直来信让我过去,我抽不出时间。

        这次出来,我们领导说了多给我几天假,我正好过去和他们聚聚,而且猫儿也这么喜欢坐火车,正好陪着我去。

        江城到春城,可比原城到江城远多了,一个人坐火车太无聊了,猫儿,想不想陪三叔坐火车?”

        猫儿黑黝黝的眼睛看看柳川又看看柳侠:“小叔去不去?”

        柳侠对他说:“小叔要开始上学了,猫儿得跟着三叔回去,先陪三叔去春城,能坐一整天的火车,然后再回家,能坐两天的火车,可美,能看可多地方,猫儿跟三叔去,中不中?”

        猫儿听得出,柳侠不会和他们一起去,马上就有点蔫,但还是点了点头:“嗯,那小叔你今儿黑还搂着我睡?!?br />
        柳侠心里难受的不行:“嗯,那当然,小叔搂俺猫儿一整黑?!?br />
        仙鹤楼不是想象中芳草凄凄江水东逝之间一个遗世独立的寂寞楼阁,它伫立在繁华之地,热闹嘈杂和原城的商场差不多。

        但猫儿老远看到琉璃飞檐的模样,居然一眼便认出了这就是‘神仙住的屋儿’,急不可待的拉着柳侠跑了起来。

        外看三层檐、内里九重天的高楼,他不让柳侠抱,只让他一直牵着手,自己蹦着跳着一直上到最高处,欢实的跟只小老虎一样。

        柳侠直到站在顶层看长江浩浩荡荡的气势,才找到了点“日暮乡关远,长江天际流”的感觉。

        柳侠原本还担心没有什么神仙会让猫儿失望。

        可猫儿根本没纠结那些,他喜欢这里的任何东西,每一件摆在玻璃柜台的工艺品都让他欢喜不已,但两个叔叔要给他买的时候他却不肯要。

        “我就是待见看,没想要?!泵ǘ苋险娴亩粤浪?。

        每一个不同方向看到的风景都让猫儿雀跃,他们一起照了好几张相,对照相,猫儿一点也不抗拒。

        柳侠看着猫儿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如此无所顾忌的表达欢喜的样子,想到猫儿回到家后可能的境况,他真想就这样让猫儿永远留下来。

        从仙鹤楼出来,又带着猫儿玩乐好几个地方,一直到天快黑才回来。

        毛建勇和黑德清也已经到了,毛建勇的身高让柳侠瞬间找回了自信。

        瘦小的毛建勇最多不超过一米六五,白白净净,行头特别好,带着两个大皮箱,直接在商场买了台电风扇带来,发现寝室没有插座后正在一个人生闷气。

        黑德清是个比柳川稍微矮一点的俊朗男生,健康的肤色,说着别扭的普通话,应该是和柳侠一样,因为怕别人听不懂硬着头皮说的。

        柳侠用普通话和他们打招呼,自己别扭的都有点脸红,但其他几个人反应很平静,这让柳侠有了信心。

        三人冲洗了一下,柳川把路上买的一个西瓜打开,留下半个,其他半个让张福生几个人分着吃,几个人都不肯,柳川也没再坚持。

        猫儿坐在蚊帐里,就着柳侠的手,用小勺子挖西瓜吃,瓜不大,直接分成两半,用勺子挖着吃很方便。

        猫儿吃的很起劲,他毕竟还是个孩子,刚听到柳侠不和他们一起坐火车的时候很难过,但柳侠带着他高高兴兴玩了一天,这件事就被他暂时忘了。

        柳侠却心里一直难受,他不想猫儿因为离开一直不开心,又害怕猫儿回去后就把自己给忘了。

        半年??!

        孙嫦娥曾说小孩儿都忘性大,对的再好的亲人,只要分开时间长了,都会生分,会忘记,要不怎么有远亲不如近邻的话。

        柳侠拧着猫儿的小脸说:“猫儿,小叔过年时候回家,你到时候不会把小叔给忘了吧!”

        猫儿下巴上流着西瓜汁,奇怪的看着他:“我天天都恁想小叔,咋会忘???”

        柳侠给他擦了一把下巴,高兴的在他脸蛋上亲一口:“嗯,这还差不多,不许把小叔忘了,我回家你要是敢不认识我,屁股打成八瓣?!?br />
        晚上,他们又一起看了场。

        猫儿这次居然差不多看懂了剧情,彼得、军士长、军医死的时候,猫儿紧紧抱着柳侠的胳膊,等看到雷弗中弹无法爬上飞机,猫儿哭得满脸是泪。

        柳侠也被剧情吸引,忘了这只是电影,所以也不知道用‘这些都是假的’这种话来安慰猫儿,以至于猫儿回到寝室还在难受,路上柳川给他买了冰镇汽水也没能让他高兴起来。

        睡觉时猫儿一直抱着柳侠:“小叔不会死,小叔你别死?!?br />
        柳侠不停的拍着他安抚:“刚才那都是电影,是骗人哩,其实那些人现在都活着呢!小叔得陪着俺猫儿一辈子哩,咋会死呢!”

        可猫儿想不明白那些明明死掉的人怎么可能还活着,他第一次感受死亡,明白死亡意味着什么,非??志?,所以连睡梦里都在抽噎:“小叔不会死?!?br />
        柳侠抱着他,不时用下巴不蹭蹭他的小脸安抚他

        等猫儿睡熟后,柳川把一个手绢包放在柳侠手里:“这是我给你放衣裳时发现的,肯定是咱叔偷偷放进来哩,五十块?!?br />
        柳侠接过手绢包,却没打开,看着柳川。

        柳川轻轻说:“孩儿,这钱你得拿着,要不咱叔该难受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咱叔不用说了,就是二哥,他也知道你对猫儿的好,可他开始心里有解不开的疙瘩,钻了牛角尖,现在时间长了,即便心里觉得亏欠了猫儿,他也不知道该咋下这个台阶了,猫儿也已经和他彻底生分了?!?br />
        柳侠说:“我知道咱叔也可心疼猫儿,我以后会孝顺咱叔,猫儿长大了我也会教猫儿孝顺他,可这钱.......哥,我知道,那天四哥回来说刘冬菊要五倍哩翻箱钱,咱叔怕咱伯再要你跟五哥哩钱,第二天天不亮他就去玉芝姐家借钱了。

        哥,咱家以前最难哩时候咱伯也不许去咱俩姐家借钱,也不叫咱姐他们拿钱贴娘家,怕婆家因此看不起她们。

        这回咱叔跟咱伯难为成这样,我以后也有钱了,还拿咱叔哩钱干啥?

        咱叔这些天发愁哩一句话都不说,头发都快白完了,你把这钱拿回去,搁咱家能办可多事,叫咱伯他们少作点难?!?br />
        柳川把钱按在他手里:“这钱你拿着吧,我本来也给你准备了五十块钱,就不给你了,我回去找机会给咱叔用,中吧?至于家里的事,有俺这么些大人,现在还用不着你操心。

        幺儿,你这个年龄正是长个儿哩时候,你的生活补助啥也别想,就把它吃光,以后你有了工作,挣钱的时候长着哩,长身体可就只有这几年,你要是光图省钱不吃点肉,以后可真长不高?!?br />
        柳侠看着手里的小包说:“三哥,你都二十五了?!?br />
        柳川揉了揉他的头:“没事孩儿,大城市二十七八结婚再正常不过,我心里有数,你好好学习,猫儿你别操心,我不能天天在家,不说啥大话,就凭咱伯咱妈咱大哥,谁会待孩儿不好?”

        柳侠看着猫儿睡着后安详的小脸,泪忽然就啪嗒啪嗒掉了下来:”我都知道,可我就是舍不得孩儿,我就光想叫他跟着我?!?br />
        第二天起床,猫儿已经意识到他和柳川要走了,所以情绪低落,一直让柳侠抱着,看着柳侠的脸,有时候会忽然搂着柳侠的脖子,把脸埋在他颈窝里,一动不动老半天。

        当柳川和猫儿坐上火车的时候,柳侠拼命的睁大眼睛不让自己的泪流下来,却没有成功。

        猫儿大哭起来,伸着小手给柳侠擦泪:“小叔别哭,小叔咱回家吧!”

        柳川也红了眼圈,他自己当兵多艰苦都没有流过泪,可把弟弟一个人放在这里,他觉得心给掏去了一样,而且柳侠在他那些年轻的同学中,看起来也依然是个小孩子,在荣泽,在自己身边,柳川没这种感觉,可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柳侠看起来那么弱小无助。

        柳侠交待猫儿回家要坚持每天喝奶,又交待他上学路上不要贪玩,走路不要靠着坡沿,要是有人欺负他就告诉大伯。

        猫儿哭的撕心裂肺。

        柳川对猫儿说:“孩儿,给小叔再见;幺儿,记住,这里不是咱家,有不称心的地方多忍忍,别轻易跟人动手打架?!?br />
        猫儿大哭着说:“小叔,啊呜呜........我光想你啊,小叔.........三叔,别给小叔独个儿撇这儿呀.........小叔,你独个儿搁这儿咋弄哩,咱回家吧........”

        最后一点绿色从柳侠眼前消失,光鲜亮丽的江城在他的眼里失去了漂亮的色彩,看起来灰白空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路凡尘相邻的书:田园贵女倾城王妃邪魅一国玲珑眼妖孽说美人儿别跑公子您命中缺我秀起名门穿进蛮荒讨生活[重生]美丽人生农夫三拳有点田花开穿越之师兄御姐快到我的碗里来
  • 疯狂的石头,还有多少虚火要降 2019-09-19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9-19
  • [大笑]你再有水平连盒饭都要跑到教堂去混,又有什么用呢? 2019-09-11
  • 候选企业:家乐福(中国) 2019-09-11
  • 国际足联成员也就是亚足联成员的中国(大陆)、朝鲜、中华台北、香港、澳门,也可以有蒙古,可联合申办2038年世界杯。其中,中国大陆、朝鲜,算东道主,直接参赛。 2019-09-10
  • 《这就是铁甲》迎来总决赛 郑爽放手一搏 2019-09-10
  • 异类非人思维。如一尼安德特人从2万年前发出的声音。 2019-08-25
  • 黄晓明赵薇街头狂奔被拍 网友减肥的人跑步上班 2019-08-25
  • 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西部网新闻频道 2019-08-22
  • 持久战是真打,因为会有清单被逐步落实。美国与中国一样不希望两败俱伤的真打,现在还是叫板中,以增加今后谈判筹码。由于我顺差太大,打不多久就没得打了。所以要来个速决 2019-08-20
  • 端午节假期间全国道路交通平稳有序 2019-08-20
  • 沈阳举办首届锡伯族泥巴节 2019-08-17
  • 守土有责守土尽责 扎实做好水污染 防治各项工作 2019-08-17
  • "人民日报70年作品精选"丛书近日出版 2019-08-17
  • 【华商侃车NO.192】 亲!楼市火爆,别忘了买车位啊! 2019-08-17
  • 古墓丽影11太阳神庙古墓解密 浙江飞鱼实业有限公司 2019年香港马会正版挂牌大全 双色球开奖新闻 中国体育彩票竞彩足球混合过关 内蒙古快三今天推荐号 广西快乐双彩走势 老濠江堵经 双色球红球有哪些号 意甲停摆 购彩app 买一次彩票就中了 开心三张官网 意大利甲级联赛球队 爱彩乐湖南快乐十分同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