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7-12
  •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2019-07-12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7-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11
  • “阶级分析”只适用于过去私有制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不适用于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社会,把“阶级分析”生搬硬套到现代... 2019-07-07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7-07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7-01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6-28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6-26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6-26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6-23
  • 习近平向全国人民拜年: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6-23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8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18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6-18
  • 第116章 第116章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www.gwry.net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116章 第116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穿到明朝考科举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发榜次日就是‘鹿鸣宴’, 除了新进的举人外, 主副考官、监临官以及所有内外帘官都会到场。

        至于为何会叫鹿鸣宴,据悉乃是某朝皇帝宴请科举学子以“鹿”为主的宫廷御宴,以示皇恩浩荡和招纳贤才之意。鹿历来被崇为仙兽, 意象为难得良才, 皇帝贵为天子,‘鸣’意为天赐, 故皇帝做东, 才子为客的这一御膳被名为‘鹿鸣宴’。

        又有一说,鹿与‘禄’同音,意为功名利禄, 而新科入举乃是仕途之始。读书人素来含蓄内敛,才会以鹿代之, 总而言之这鹿鸣宴便是庆贺新进举人之宴。

        说是宴, 其实宴是吃不到嘴的,主要走个形式。先是主副考官带着大小帘官拜过圣人,再是由新进举人向众考官行谢恩礼。

        其实主要还是主考, 其他都是次要。

        薛庭儴一身大红色举人巾服, 右边帽侧簪茱萸。簪花本是进士及第的习俗,可为了表示喜庆,新进举人赴鹿鸣宴时, 也可簪花。

        但只有解元可簪, 以示区别。

        共计七十名新进举人汇聚一堂, 解元领头, 亚元在后,领着一众新进举人,先对主考黄明忠行礼,再是副考官,以此类推。

        之后开宴,歌《诗经》中的《鹿鸣》篇,也算是应了这鹿鸣宴的名头。

        堂中调琴鼓瑟,歌舞声声,儿臂粗长的红烛将满室照得如同白昼。

        “咱们这解元郎可真是英雄出少年?!庇泄僭备ё判攵陨肀呷怂档?。

        可不是正是如此,十六岁的举人老爷,算是极为罕见了,称得上是天纵奇才。

        那边,薛庭儴正在给主考官敬酒。

        黄明忠皮笑肉不笑的,接过酒一饮而尽,说了些勉励之言。

        看得出他心情有些不好,至于是什么不好,那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接下来是副考官叶莒,叶莒也说了一些勉励之言,轮到他饮酒之时,有人从旁边插了句:“解元郎该多谢叶大人才是,若不是叶大人,解元郎这解元的名头,可是拿不到手?!?br />
        此人方一言罢,就有人出言打岔:“我看你是喝多了,才会胡言乱语。这解元郎乃是少年俊才,功名自然是手到擒来?!?br />
        那人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忙打着哈哈将这事略过了。

        这边薛庭儴自然不能装作听不到,可他也不能出言询问具体的,只能笑着对叶莒又行了一礼:“学生再次拜谢副考官大人?!?br />
        叶莒扶住他:“朝廷开新科本就是选纳良才,薛解元乃是有才之人,该当如此,不用谢我?!?br />
        旁人只当是过场之言,只有薛庭儴心里约莫有数了,看来自己能中这解元,大抵是期间发生过什么事,而叶莒从中做过什么。

        鹿鸣宴散罢,所有人都喝了不少酒,也幸亏有车马相送,不然第二天就会有消息传出,新进举人某某某露宿街头的轶闻。

        最近这几日这种关于这种轶闻特别多,大多是某某考生考场失意,醉酒街头,或者是某某考生,因为囊中羞涩,被某处青楼给赶出来之类的等等。若是闹出个新进举人的轶闻,那乐子才大了。

        鹿鸣宴后还有一些庆祝的酒会茶会,都是考生或者新进举人自己组织的,不过薛庭儴急着回乡一趟,自是没有参加。

        北麓书院一众人自此分道扬镳,没中的继续回书院苦读,以求三年后再来,中了的则是急急回乡。

        会试在明年二月,又称春闱。现在已是九月中旬,前往京城路途遥远,在路上至少要行一两个月,到了京城还要安顿,时间是十分紧凑的。有些新进举人不愿折腾,还有直接前往京城赴明年二月会试的。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要返乡一趟,以安家中亲人之心。

        因为时间来不及,林邈就不打算回夏县了,与薛庭儴等人约好碰头前往京城的时间,便回了北麓书院。

        至于薛庭儴、毛八斗及陈坚、李大田,则是坐上回夏县的车马。

        这一路上,路途遥远,至少要走半个月才能到家,四人归心似箭。

        就在薛庭儴几人往回赶的路上,余庆村那里却是发生了一场事。

        事情还要从之前说起,自打那次王大志夫妇二人找到招儿姐妹俩被赶走后,两人便再没出现过。

        之后倒也来过一趟,却是还没进村就被人赶走了。

        乡下人说话可不太讲究,一听说这是把女儿卖了,如今还要拉回去再卖一边的狠心父母,都是连连唾弃,又赶又骂。有那些嘴厉之人骂得特别难听,让两人实在穷疯了,回家再生孩子去,反正生了就是拿来卖,卖谁不是卖啊。

        将两人骂得掩面直逃,自那以后就再没来过了。

        而另一头,薛翠娥回了赵家。

        因为她这些日子总是不见人影,说是出去挖野菜、砍柴,可出去一天,回来的时候筐子里却只有野菜几颗,干柴几根。

        这像似出去干活的?因此她没少挨骂。

        尤其她生的女儿点点如今才不过只有一岁多,正是学走路闹着到处跑的时候。别看洪氏待薛翠娥苛刻,可点点到底是赵金瑞第一个孩子,又是洪氏第一个孙女,自然是爱之若宝。

        可再怎么稀奇孩子,她一个人也带不过来,这几天薛翠娥日日不见人影,洪氏忙得焦头烂额,因此更是恨这当娘的不是东西。

        这天薛翠娥一大早又不见人影了,这次倒好连砍刀和背筐都没有带,洪氏围着村子找了一圈没找到,回来又发现孙女头摔破了,就在自家院子里骂了起来。

        正骂着,薛翠娥捂着脸回来了,模样十分狼狈,脸上青红一片,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莫是碰到了什么坏人。

        洪氏就是这么认为的,若不然无缘无故怎会如此。

        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安慰,而是质问薛翠娥这头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了。薛翠娥自是不会告诉她怎么了,答得支支吾吾的,一听就知道在说谎。这下洪氏可不得了了,一蹦三尺高地扯着嗓门喊男人喊儿子,说薛翠娥碰见强盗了。

        这乡下地方能有什么强盗了,左不过是碰到坏人。

        坏人自然是男人,一个妇道人家碰到坏人能遇到什么事,左不过对方想意图不轨,薛翠娥反抗,才会被打成这样,说不定身子也被污了。

        赵金瑞一听娘这么说,当即黑了脸,骂道:“你还有脸回来!”

        赵大舅倒是想问问究竟,可这种事怎是他一个做人公公好意思详问究竟的,只能听着婆娘和儿子你一句我一句的骂,于是薛翠娥之所以会成这副样子,俱是因为她被坏人强了。

        当然这里头还有赵家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的功劳。

        洪氏是填房,两人历来恨这老妖婆天天撺掇公公对前头两个儿子不好,平时也没少刁难两个儿媳妇。如今轮到这两人看洪氏的热闹,自然少不了在一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薛翠娥一张嘴对四张嘴,即使她这会儿想说出究竟,也解释不清楚了。自己是回娘家的话刚出口,就被人堵了回来,说她是故意欺瞒。

        这边赵金瑞越听越怒,揪着薛翠娥就回屋就是一顿打。

        点点哭得声嘶力竭,赵家一片大乱,就有村民听到动静上门询问,在赵家大儿媳妇和二儿媳妇的宣扬下,薛翠娥失贞的事情被传了个满村皆知。

        薛翠娥最后是百口莫辩,被赵金瑞打得奄奄一息。这边赵金瑞刚从屋里出来,洪氏就说:“休了她,必须休!”

        其实到了此时,赵家人也知道是误解了,可洪氏本就厌恶薛翠娥,如今又闹得这么一出。传流言容易,想解释清楚难,真把薛翠娥留在家中,赵金瑞在外人眼里就成了绿云罩顶。

        不过赵家人还是挺聪明的,让薛翠娥一直留在家里将伤都养好了,才将她送回薛家去。

        赵氏一听说女儿被娘家休了,当场晕了过去。

        薛家一阵人仰马翻,请了大夫给赵氏医治,等赵氏醒后就面对女儿被休的事实。赵家人一口咬定薛翠娥是被人强了,所以必须要休了她。期间薛青柏兄弟两个还差点和赵家的两个儿子打起来,幸亏被两家长辈拦下了。

        两家人坐下将此事谈了。哪怕薛老爷子作证,女儿确实回来了,脸上的巴掌印是被他打的,赵家的休妻的态度也很坚定。

        不过赵大舅也说了软话,道了苦衷,但说的话却是洪氏教的。大致就是薛翠娥从余庆村回来的模样被村里人看见了,村里才会传起这种流言蜚语,如今事情根本解释不清楚了,哪怕为了赵金瑞的将来,这个妻也必须得休。

        薛老爷子能说什么,能说是自己造了孽?

        休吧休吧,男方要休妻,女方也拦不住。就算能叫着亲戚去男方家打砸威胁,可到底赵氏还在,不看僧面看佛面。再说,薛老爷子也怕事情传到余庆村里,以后薛家人也没脸见人了。

        这门亲事从一开始就不该结,若不是薛翠娥不争气……

        说来说去都是她自己造的孽,也怨不得旁人。

        两家人经过长时间的讨价还价,才达成以下一致。

        由薛家兄弟去赵家村闹一场,两家合伙演一场戏,意思也就是表示这一切都是误会,但因为赵家人如此污蔑自家的女儿,即使赵家人上门求,薛家也不会让女儿回来了。而赵家那边该休妻休妻,该怎么办怎么办。

        其实这戏都是演给外人看了,至于各自的酸甜苦辣,那就只有自己才能品尝到。

        薛翠娥和赵氏自然抗议过,可这一次薛老爷子十分坚定。

        事情办完后,薛老爷子一下子老了十多岁,自打生出薛青山那事,薛老爷子的身子骨就不如以往,这次直接病倒了。

        请医问药自是不必细述,赵氏后没后悔过,旁人且不知,反正三房四房是被忙得焦头烂额的。

        可就在这当头,又发生了一件事,是小山头那边出了件事。

        薛家如今一片不可开交,招儿为了养胎清净,索性就搬去小山头上和招娣一同住。

        若是以前她还有些犹豫搬家的事,发生了薛翠娥被休回家,她直接不用考虑了。两人已经撕破脸皮,谁知道住在一起,薛翠娥又会生出什么事。

        小山头上清净,环境也好,又远离了薛家的那些破事。招儿每天的日子都过得很开心,逗逗侄儿养养胎,日子过得不要太美。

        如今招儿有钱的事,满村皆知,谁不知道县里很有名头的王记菜行是招儿开的。而随着时间的过去,小作坊的事也广为人知,村里有不少妇人前来求活儿做。反正招儿如今也缺人,就挑拣针线活好的,留下来做工。

        以前遮着掩着,是因为他们力量太弱小,随着薛庭儴中了秀才,又背靠着薛氏一族这座山,还有徐县令的威慑在,想要眼红,也得掂量下自己。

        可自古以来有钱就会被人惦记,这不,这天晚上小山头上就遭贼了。

        这贼是个胆子不大的,起初就偷了两次鸡,因为小山头上养得鸡多,再加上最近薛家事多,周氏和孙氏也没细数,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谁曾想这贼胆子越来越大,竟摸到招儿住的那间屋里去了。

        人在窗子下面,就被闷不吭声瞅了他半天的黑子给按住了。这贼吓得哭爹喊娘,招儿、招娣、高婶听到动静都起来了。

        尤其是招儿,顺手就操起一把铁锹,挺着肚子指着那贼,一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模样。

        实则由不得招儿不经心,高升不在家,这山头上就住了三个妇道人家和一个奶娃子。她姐就算了,高婶年迈,这老的老,小的小,也就她有几把力气。

        “别动手,别动手,我是黑三?!?br />
        黑咕隆咚,也看不清人脸,不过这贼识相,自己就报出了姓名。也实在是那抵着他头的铁锹太吓人,他感觉下一刻就要消掉他脑袋,本来黑三还打算仗着自己是男人跑的。

        “黑三?胆子不小,偷到我头上来了!”招儿冷笑,让高婶去拿绳子,将黑三给捆起来。

        “招儿姐,饶命,我这也是一时犯了糊涂,实在家里的日子快过不下去,才会一时昏了头?!?br />
        “别跟我说,待会儿和族长里正说去!”

        高婶撑着灯笼摸黑下山叫人,黑三被扔在院子里,招儿两姐妹则进了屋。至于黑子,一直蹲在黑三身边,打算一言不合就咬他。

        薛青柏和薛青槐很快就赶来了,一同还有薛强他们。

        “好你个王八犊子,偷到我招儿姐眼皮子下面了!”薛强几个年轻的小子,上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将黑三打得哭爹喊娘。

        “招儿姐,这事咋办?揍他一顿算了?”

        “先关起来,明天送去族长、里正那里?!?br />
        薛强几个虽觉得招儿有些小题大做,可他们历来信服招儿,也没说什么。也就薛青槐看出了招儿的意思,这次轻饶了,下次肯定有人再犯,反正都是乡里乡亲的,你能拿我咋样?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效仿。

        所以招儿这是打算杀鸡儆猴!

        薛族长素来护短,黑三又是外姓人,下场不必说,自然是逐出村。

        一听说要送去族长和里正那里,捂着头的黑三当即顾不得装死了,哭着道:“招儿姐手下留情,千万别把我送去给族长里正那?!?br />
        招儿板着脸,也不理他,只是让薛强把黑三弄去关起来。

        “招儿姐,我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千万别把我送去族长那儿,他们肯定饶不了我,我家里还有老母,我娘受不了这个刺激啊……”

        见招儿依旧不为所动,黑三心灰若死,正想放弃求饶,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招儿姐,我有事跟你说,我知道薛寡妇是怎么死的。我告诉你这事,你放我一回行不?”

        招儿目光当即看了过来。

        黑三心中一喜,将自己知道的事说了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
  •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7-12
  •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2019-07-12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7-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11
  • “阶级分析”只适用于过去私有制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不适用于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社会,把“阶级分析”生搬硬套到现代... 2019-07-07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7-07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7-01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6-28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6-26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6-26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6-23
  • 习近平向全国人民拜年: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6-23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8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18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6-18
  • 总进球怎么算 创富公式规律区 福利彩票销售员培训 广东十一选五缩号软件 云南体育彩票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试机号走势图 波叔一波中特另 快速时时彩正规吗 用真钱的网页捕鱼游戏 22选5游戏规则 香港管家婆一尾中特 为什么手机不能买彩票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彩甘肃十一选五 彩票体彩陕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