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7-12
  •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2019-07-12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7-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11
  • “阶级分析”只适用于过去私有制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不适用于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社会,把“阶级分析”生搬硬套到现代... 2019-07-07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7-07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7-01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6-28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6-26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6-26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6-23
  • 习近平向全国人民拜年: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6-23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8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18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6-18
  • 第34章 第34章

    广东福彩36选7开奖结果 www.gwry.net 【书名: 家养小首辅 第34章 第34章 作者:假面的盛宴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琏二爷的科举之路以嫡为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虐渣不如搞科技(快穿)     ==第三十四章==

        木盒子大约半尺来长, 里面垫着块儿亮缎, 其上放着一根木簪子和一对耳坠。

        簪子是老桃木做的,整体呈深褐色,簪头是朵芙蓉花, 根部包着银, 花蕊处嵌着半个指甲盖儿大小的芙蓉石。

        芙蓉石品相很好,虽是不大, 但极透。质感圆润、色泽娇嫩, 犹如娇艳盛开的芙蓉花,不负它芙蓉石之名。

        无论是从配色和工艺上来看,算得上木簪子中的上品了。

        那一对耳坠子也和簪子是同样的材质, 呈水滴状,看起来素雅而不失娇俏, 女儿家一看就会喜欢上。

        招儿也是女儿家, 也喜欢美丽的事物,只是她日里太过忙碌,也是之前太穷, 这样的物件都是买不起的。此时有这么几样首饰摆在她面前, 还是小男人买给自己的,她莫名就有一种的欢喜感。

        见她眉间的喜色,薛庭儴松了口气, 他本是还怕她又说自己乱糟蹋钱。

        心里正想着, 就听招儿问道:“多少钱买的, 肯定不便宜吧?”

        薛庭儴想说几文或者几十文, 明摆着她不会相信,只能老实说了。

        一听说花了一两银子,招儿心里一疼,但疼感并不明显。也是她这些日子做买卖没少赚钱,有一两银子去把所有钱都花掉,与有十几两却只花掉一两,两者的心理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她又想小男人从哪儿弄的银子,那次抄书的银子花了不少,难道说他又抄了一卷书?

        这么一想,她心里有些感动,道:“是抄书赚的钱吧?买了就买了吧,等会我补给你就是?!?br />
        “我不要!”

        招儿还在想‘我不要’是不要甚,又听他问:“喜欢吗?”

        她抬头去看他,小男人的眼睛很黑很亮,一种小奶狗般湿润的感觉。让她想起当初她从姜家把还是狗崽子的黑子抱回来时,黑子也是这么看着她的,还会拿粉色的小舌头舔她的手心。

        现在黑子长成大狗了,小男人也长大了,知道心疼人了,会买簪子孝敬给她了。

        招儿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喜欢,可喜欢了。就是我没耳洞,戴不了这耳坠?!?br />
        薛庭儴被揉得直想摆头时,听她说了这句话,下意识就去看她耳垂。

        招儿耳垂长得十分可爱,肉嘟嘟的,晶莹剔透。用乡下人的老说法,这种耳垂的人有福气。

        他有一种想咬上去的感觉,莫名又觉得心里发紧:“我帮你戴上?”

        “现在就戴?你瞧我这头发梳的,乱七八糟的?!?br />
        “我帮你戴上!”

        见此,招儿只能嘴里说好,把脑袋往薛庭儴哪里凑了凑。见有些不凑手,她又往下半蹲了蹲。

        薛庭儴从盒子里拿出簪子,顺着她发髻插了进去。而后端详,越看越觉得好看。直到招儿有些坚持不住地问道:“好了吗?”

        他忙收回手,掩饰地咳了声:“好了?!?br />
        “好看吗?”招儿站起来,有些别扭地转了转头。这还是她第一次戴这种女儿家的簪子,以前她都是用头绳绑头发的。

        明明这簪子也没多重,她就是觉得好像头上的重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

        “难道不觉得怪怪的?”

        薛庭儴摇了摇头:“很好看?!?br />
        “这样啊?!彼故侨滩蛔∪フ伊思依锏木底哟蛩阏照?。

        镜子已经很旧很破了,镜面上全是印子,再加上因为工艺不良,照得也不是太清楚,影子模模糊糊的。招儿照了又照,还是看不清,只能气馁地把镜子放下道:“我去做饭,你在屋里歇一会儿?!?br />
        她顺手将盒子搁在炕桌上,从方桌下的筐子里拿了一块肉,就出去了。

        院子里传来招儿和周氏的说话声,薛庭儴拿出自己的书看着。明明眼前都是密密麻麻的小字,却总是会莫名浮现她细白的颈子,和那可爱的耳垂。

        晚饭招儿做了过油肉、黄鱼炖豆腐,另炒了个白崧和山药片,又做了一锅大米饭。是大白米饭,夏县这边不产稻米,招儿专门花了银子在米行里买的。没舍得买多,就买了五斤。

        菜的分量有些多,招儿盛了一大碗出来,剩下的另装一个碗里。这时院子里传来一阵嘈杂声,却是大房父子两人回来了。

        “周氏,快做饭去?!?br />
        周氏早就准备好菜了,饭也下锅煮好了,只等着大房父子回来烧菜。刚巧招儿这会儿也做完了,就把灶头让给了她。

        招儿端了两趟,才把饭菜都端回屋。她让薛庭儴先吃着,自己则去厨房把留的那碗肉菜端去了正房。

        正房这里,赵氏正拉着薛俊才问东问西。

        招儿走进来,对坐在炕头上笑眯眯地薛老爷子道:“阿爷,我做了些菜,给您和阿奶送一些,就当是我和狗儿的孝敬?!?br />
        “你有心了,晚饭一起吃?!?br />
        招儿笑着摇摇头:“还是不了,我还留了一碗。狗儿回来就在说饿了,我本是打算等俊才回来,谁曾想他回来这么晚,就提前做了饭。狗儿这会儿已经吃上了,我这也回屋吃去,谢谢阿爷?!?br />
        薛老爷子也并未多说什么,招儿转身出了门。

        回到二房屋里,薛庭儴还没动筷子。

        炕桌上四个菜摆得整整齐齐,饭也盛好了,一人面前一碗。

        招儿脱鞋上了炕,道:“怎么不吃?”

        “我等你一起?!?br />
        “等什么啊,快吃吧?!?br />
        两人吃着饭,期间招儿问了些他在学馆里的事,例如睡得好吃得好吗,有没有什么人欺负,先生严厉不严厉的琐碎话。

        薛庭儴一一都说了。

        看了她一眼,他犹豫了下,问道:“你现在和姜武一同做买卖?那衣裳还没卖完?”

        招儿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早就卖完了,我又弄了两包回来。你不知,那衣裳很好卖,赚的也多?!?br />
        薛庭儴当然看出来了,以招儿的秉性,若不是赚了钱,她是不会大手大脚花钱的。不过招儿也不是抠索的人,她只是惯于打算,方方面面算到了,有多余的才会花。

        “这趟做完了,就别去了?!彼此扑嬉獾?。

        “为啥?”

        为啥?他肯定不会说自己吃了那姜武的醋。

        “你一个妇道人家,寻常总是往外跑,容易让人说闲话?!?br />
        招儿放下了手里的碗:“谁说闲话,你是不是把阿奶的话听进去了?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看咱俩都不顺眼,盯着咱们挑刺儿呢?!?br />
        薛庭儴声音闷闷的:“我不是听了谁的话,咱家如今又不缺银子,你何必出去那么辛苦?!?br />
        “我不觉得辛苦,咱们很缺银子,只是你不觉得而已。你以为念书光束脩就够了?买书要不要钱?笔墨纸砚要不要?以后下场赶考,出远门可不同在家里,处处都要钱。你忘了大伯出去赶一趟考,至少得二十两银子的花销。我还打算把那空地的房子盖了,咱家就一间屋,以后肯定不够住。跟他们住在一起,平常在眼皮子下面进进出出,做什么都不方便……”

        “这些我都可以挣,不用你一个妇道人家奔波操劳!”薛庭儴声音有些大。

        “你可以挣?怎么挣?抄书?”招儿看着他,十分严肃:“其实我不想让你抄那书的,你现在该干的是在学馆里好好学,我虽不懂什么大道理,但也知道你不能颠倒了?!?br />
        “叫本末倒置?!?br />
        “对,你不该本末倒置了,要抓住重点。让你去学馆是去好好学的,而不是让你去为了挣钱抄书?!?br />
        “抄书不会耽误我的学业?!?br />
        “反正家里的事你别管,挣银子的事也不用你操心,你好好学着就成?!?br />
        薛庭儴喟叹一口,看着她:“招儿,你就那么喜欢银子?银子可以慢慢挣的,不用把自己绷得这么紧?!?br />
        招儿一震,半晌才垂着眼道:“我是喜欢银子?!焙芟不?,很喜欢。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说话,因为招儿的表情和态度够告诉他,她现在不想再说话,薛庭儴纵有千言万语,也不敢再说了。

        饭罢,招儿将炕桌收拾了一下,将碗拿出去洗。

        薛庭儴想给她帮忙,她也不让。

        正房那里已经吃上了,十分热闹,也就显得院子里出去的安静。

        招儿打了一盆水将碗丢在里面,她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方才有了动作。

        她是喜欢银子,打小就喜欢。

        二房两口子死的时候,没人知道招儿经历了什么。二房两口子带给她的温暖太短暂,那些温暖的欢笑的喜悦的,明明还在眼前,却一下子就没了。她根本来不及伤心难过,就要开始为去挣应得的奋斗。

        从办丧事到立碑,那时候的招儿像一头惹不得疯兽,谁惹她就跟谁撕。待一切事情过罢,她终于缓过神来,可是没多久就发现了大房两口子的表里不一。

        直到此时,她才找回自己的本能,想起曾经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很多很多的银子。其实很多问题都是用银子可以解决的,可偏偏没有银子,才会致使一切悲剧的发生。

        例如她姐的被卖,例如她差点被卖,却好命被二房两口子买了下,例如二房两口子的死,例如薛家这一切一切的矛盾。

        缺钱吗?

        其实现在不缺了,这几趟生意做下来,短短十日,在刨除分给姜武的,招儿还赚了十几两银子。

        足够她和小男人一年的花销。等秋收时收了粮,家里更不会缺银子了,可招儿依旧觉得不够。

        ……

        正房那里,围了一桌人吃饭。

        今儿赵氏特意买了肉,又杀了鸡,伙食是不差的,却没有招儿端来的那一碗菜受欢迎。

        也是招儿做菜实在,手艺又好。那过油肉油光水滑的,里面配了黑木耳和白菜,放了许多小红椒,吃起来又辣又香。一家子人有意无意的筷子都往哪里抻,不一会儿堆尖一碗菜就没了。

        杨氏正打算伸手去夹菜,最后一筷子却被薛青槐不识趣地夹走了。她有些不是滋味道:“这招儿未免也太鸡贼了,做了好的自己藏在屋里吃,咱们这么多人就只端了这一碗?!?br />
        刚才招儿送菜时,薛俊才也在,他低声道:“娘,吃饭就吃饭,你说这些作甚?!?br />
        杨氏也会意过来,忙道:“娘不也是随口一句话。对了娘,你知道招儿最近在干啥?我怎么天天都看不到她?!?br />
        一提这茬,赵氏就接腔了:“谁知道她干啥,一天到晚看不见人影,快天黑时回来了?!彼底潘底?,赵氏就来了气,去跟薛老爷子说:“这分家了,我谁都管不上了,之前说她两句,她还拿话堵我。哪家的妇道人家跟她一样,天天不着家,寻?;垢乓桓龃竽腥私龀龅?。那姜家的姜武到底打着什么主意,该不是看中招儿了吧?”

        薛老爷子斥道:“你瞎叨叨啥!我听老四说,招儿好像和姜武在做什么买卖?!北坏忝佬盏难η嗷泵Φ愕阃?。

        也是巧儿,之前他挑着货挑子去别的村叫卖,喊了大半天都不见一个人影出来,后来才知道人都在麦场。

        过去一看,估计大半个村的人都来了,人山人海的。男人们都蹲在外头唠嗑抽烟,小孩儿们在旁边玩,妇人们却不知道围成一堆在做什么。

        只知道不一会儿就听见那人堆里有妇人喊:“当家的,把东西拎过来?!?br />
        他当家的当即站起来,从屁股后面拽出个篮子,男人堆里其他人笑他:“你家不知又败家了多少,瞧你这次带的东西挺多?!?br />
        那男人呵呵笑着:“孩他娘可不是败家的人,寻常都抠着过来的,这不也是这招财小兄弟的东西好,买了这一次,咱们一家老小几年都不用愁了?!彼底?,这汉子就拎着篮子过去了。

        也是奇了,之前都挤得好像抢银子一样,这会儿汉子请人帮忙往里头递篮子,却是都停了下来,一个递一个的递进去了。

        薛青槐就奇了,这到底在抢啥?后来他才知道,原来是抢衣裳。

        还是招儿卖的衣裳,和姜武一起。

        不过这些薛青槐却是没有说的,只说了看见招儿和姜武在做买卖。

        “再说了,招儿是狗儿的媳妇,等狗儿过了十五,两人要办亲事圆房的。村里人谁不知道,姜海当年和老二好,姜武又和招儿一起长大的,招儿一个姑娘家做买卖哪里成,有姜武跟着也能放心些,你别想歪了?!?br />
        赵氏哼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还有老大媳妇,招儿这丫头做事可没什么挑,做好了自己都没吃,就给你娘和我送了一碗。这么大一碗也费了不少肉,也是咱们人太多,哪天你们谁要是有这个孝心,我和你娘闭了眼睛躺在棺材里都高兴?!?br />
        薛老爷子喝了些酒,老脸黑红黑红的,但看得出来他很高兴。分家这事一直惦在他心里,他就怕几个儿子因分家生分的,刚好借着这事,他罕见地敲打了一下大房,也算是表个态。

        杨氏本想挑唆,谁知自讨没趣,还受了公公的敲打,当即也不敢吭声了。

        薛青山在一旁圆场道:“爹,你放心呢,谁敢不孝顺你和娘,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br />
        “那就行?!?br />
        薛老爷子看了他一眼,又端起酒杯啜酒,这事就算是罢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家养小首辅相邻的书:太上剑典最强领主系统全民策划之幕后黑手[综]有钱的安娜极品护花小村医我死后的事国师你男人跑了咸鱼位面直播间可以给我你的小心心吗当金手指落入反派手里小怂包的逆袭虐渣路[快穿]家有表姐太傲娇
  • 精打细算会过日子 这三款小型SUV保养很便宜 2019-07-12
  • 习近平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举行会谈 2019-07-12
  • 美国防部长称6月底访华 中国军方回应 2019-07-12
  •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这才真是“蚍蜉撼树也”! 2019-07-11
  • “阶级分析”只适用于过去私有制阶级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不适用于现代公有制和私有制并存的社会主义社会,把“阶级分析”生搬硬套到现代... 2019-07-07
  • 我有一枝花,可赏也可食 2019-07-07
  • 宝马宣布调整进口车价格 X5、6系GT等降幅超5万元 2019-07-01
  • 你厉害,面团能把刀给切了,这样能清晰解读以柔克刚 2019-06-28
  • 小长假前两天,广州哪些文化场馆最火爆? 2019-06-26
  • New tech can be used to battle tax evasion in China 2019-06-26
  • 西藏拉萨:新家园 新生活 2019-06-23
  • 习近平向全国人民拜年: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6-23
  • 脆皮-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6-18
  • 董卿海霞李思思康辉撒贝宁 央视名嘴童年照谁更萌 2019-06-18
  • 韩国考虑重启朝鲜旅游项目--旅游频道 2019-06-18
  •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助手 e球彩怎么玩 王中王论坛香港马会一肖中特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带坐标 快乐双彩历史开奖公告 北京快三走势图 3d图迷 云南11选5遗漏投注技巧 黑龙江p62中奖号码今天 福彩25选5走世图 体彩超级大乐透开奖结果 世界杯总进球数排名 极速11选5是国家的吗 海南飞鱼彩票预测 牌九大小牌